>> 当前新闻  

饲料“禁抗” 对肉蛋奶价格影响有多大?

来源:国际畜牧网-新京报  2019年07月30日  点击:534

日前,农业农村部发布第194号公告,“为了维护我国动物源性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决定停止生产、进口、经营、使用部分药物饲料添加剂,并对相关管理政策作出调整”。同时,“改变抗球虫和中药类药物饲料添加剂管理方式,不再核发‘兽药添字’批准文号,改为‘兽药字’批准文号,批准文号变更工作将在2020年7月1日前完成”。

公告要求,自2020年1月1日起,退出除中药外所有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品种,兽药生产企业停止生产、进口兽药代理商停止进口相应兽药产品,同时注销相应的兽药产品批准文号和进口兽药注册证书。此前已生产、进口的相应兽药产品可流通至2020年6月30日。

为何要“禁抗”“限抗”?禁抗之后,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农科院饲料研究所研究员武书庚,他说,“自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药物添加剂作为饲料添加剂已经开始应用于畜牧业生产。50多年来,畜产品从奢侈品成为价廉质优的日常食品,饲料药物添加剂的功劳不可否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抗生素的滥用也引发了种种问题,例如药物残留、细菌耐药性、环境污染等,所以在今天,饲料‘禁抗’、药物‘限抗’已经是大势所趋”。

历史:它使畜产品从奢侈品变成日用品

自1940年青霉素问世以来,抗生素成为人和动物健康的重要保障。武书庚说,“因抗生素残渣或抗生素有促进动物生长的作用,故作为饲料添加剂,得到广泛应用。从1950年起就曾有数十种抗菌促生长剂在欧盟投入使用,如四环素、青霉素、螺旋霉素、维吉尼亚霉素、杆菌肽锌、泰乐菌素、黄霉素和阿伏霉素,以及化学合成的喹乙醇和卡巴氧等。”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使用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武书庚介绍说,“药物饲料添加剂应用于畜牧业生产以来,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20世纪50年代为起始阶段,使用的抗生素多为人畜共用的抗生素;20世纪60年代出现了专门用于畜禽饲料的抗生素;20世纪80年代筛选研制出新的不易被肠道吸收、无残留、对人类更安全且更有效的抗生素。”

我国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使用,起步较晚,武书庚说,“虽然上世纪50年代已经开始把抗生素残渣作为食用动物的饲料使用,但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有目的的用低剂量抗生素饲养动物开始日趋流行。”

为何要使用药物饲料添加剂?它曾经起到过什么样的作用?武书庚说,“在养殖业的发展中,药物饲料添加剂起到过重要的作用。首先,正确合理使用抗生素,最大程度地提升了治疗和预防动物传染病及其他疫病的可能性,这使得规模化养殖有了实现的基础。在规模化养殖中,疫病如果得不到控制,几乎就是灾难。相对于注射和口服给药,饲料给药对动物的应激小,且给药准确、便于实施,在预防、治疗动物疾病的同时还能提高动物生产性能,具有其他给药途径无法取代的优势。其次,规模化养殖的实现,极大地提升了畜产品的供应量,半个多世纪以来,畜产品不再是奢侈品,而成为价廉质优的日常食品,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作用无可否认。”

解读:药物饲料添加剂到底有哪些

此次禁止的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究竟有哪些?武书庚解释说,“饲料添加剂原来包括药物和非药物饲料添加剂,其中,非药物添加剂又包括营养性和一般饲料添加剂。2020年以后将不再有药物饲料添加剂。”

原农村部公告第168号收载了33种药物饲料添加剂,武书庚介绍说,“其中6种早已经禁用;14种抗球虫药和2种中兽药,均由‘兽药添字’改为‘兽药字’,可在商品饲料和养殖过程中继续使用;而11种促生长类抗生素未来将完全禁止使用。”

11种将完全停用的饲料添加剂。

也就是说,真正停用的,是11种具有预防动物疾病、促进动物生长作用的抗生素/合成抗菌药,分别为杆菌肽锌预混剂,黄霉素预混剂,维吉尼亚霉素预混剂,那西肽预混剂,阿维拉霉素预混剂,吉他霉素预混剂,土霉素钙预混剂,金霉素预混剂,恩拉霉素预混剂,亚甲基水杨酸杆菌肽预混剂,喹烯酮预混剂。

武书庚说,“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主要是抗生素,用于预防、治疗动物疾病,从而改善促进畜禽生长,增强畜禽抵抗力,提高饲料转化率。尤其是在集约化、高密度、大强度生产中,饲养动物会遇到多种应激反应,炎症会伴随整个生产过程,因此抗菌添加剂被普遍使用。”

分析:饲料为何要“禁抗”?

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那为何在今天会全面退出?武书庚说,“退出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是耐药菌的问题,第二是人类健康的问题,第三是环境危害的问题。”

“饲料药物添加剂本质上是抗生素,后者也是兽药的一种,因此使用必须规范,若不规范使用,则会引发兽药残留超标、细菌产生耐药性和畜禽产品质量安全等问题,对食品质量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安全造成严重的风险隐患。”武书庚说,“抗生素的不当使用,首先遇到的是耐药性的问题,长期低剂量饲用抗生素会增加细菌的耐药性,有可能加速‘超级细菌’的产生。其次,有些会被动物吸收入体,在肉蛋奶中残留,被人摄入,直接损害人类健康。尽管实践表明,抗生素毒性小、在消化道内的吸收差,具有较高的安全性。但是,也有研究显示,残留在畜产品中的抗生素,经加热不能完全失去作用,且有的抗生素降解后还会产生更强的毒性作用。其三,饲料用药物以原形或排泄物的形式排放到环境中,会污染水源和土壤,造成生态问题”。

合理使用抗生素可以使它的负面效果得到一定的控制,但这并不容易,武书庚说,“我国养殖业中存在大量不规范、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现象,包括超范围、超剂量、超长时间使用、盲目联合用药、使用违禁兽药,由此引发的药物残留、耐药性传播以及食品安全问题日益严重。”

影响:“禁抗”后畜产品会涨价吗?

“禁抗”之后,畜产品产量是否会下降?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否意味着畜产品的价格会提升?

对此,武书庚认为影响可能没想象中那么大,他说,“首先,市场上已经有一些企业在做替代品的研发。其次,改善饲养模式、升级饲养管理可能抵消一部分禁用药物饲料添加剂的影响。其三,市场需求本身在变化,市场的绿色产品,价格本身就高一点儿,人们对绿色产品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高。其四,退出的只是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药品还是可以用的,事实上,做绿色养殖的,也只是不使用药物饲料添加剂,而不是不用药,动物生病了,还是要治病的。”

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对畜产品的产量影响究竟有多大?武书庚介绍说,“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使用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一般比不使用的对照组,增产5%-25%。但有的产品过分夸大其作用,使得养殖户在行情好的时候,加大用量,反而对动物有害。”

得益于养殖业的发展,畜产品产量的快速增长,从偶尔“改善生活”到“质优价廉的日常食品”,但影响产量的不止是药物饲料添加剂,武书庚说,“产量的快速增长有很多因素,从育种到科学的营养配比,再到饲养环境的管理,都有重要的作用。促生长类药物添加剂只是影响产量的因素之一,它的主要作用是预防动物的应激反应,动物不生病、少生病,当然就长得好,产量自然也会高。但预防疾病不只有药物饲料添加剂一种方法,提升管理水平、使用药品都是可以的,只是不能继续在饲料中添加特定药品而已。”

对策:“禁抗”后替代方案是什么

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使用,在预防养殖动物生病、提高产量等方面都曾有过重要作用,“禁抗”之后,如何应对动物疫病?武书庚说,“其实,替代方案是比较成熟的,主要是通过提升管理水平,尽可能消除疫病产生和传播的环境。”

“动物传染病发生的基本要素有三个,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控制住这些,就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疫病的发生。”武书庚说。

在控制传染源方面,有多种方法可以减少病原,武书庚说,“比如加强种苗健康、抗病育种的工作,加强种源的疫病净化,提升饲料熟化预制的工艺、提高饲喂水平等。”

控制传染源之后,则需要尽可能地切断传播途径,武书庚说,“这其中包括提升养殖场的生物安全措施,比如加强消毒、隔离、通风,科学处理粪污等。也就是改善农场环境,提升动物自身免疫能力,减少疾病传播的机会。”

对于疫病易感动物,则通过加强营养、预防接种等方式加以保护,武书庚说,“非抗菌物质作为与肠道微生物相互作用的替代物,包括酶制剂、益生元和益生菌或酸化饮食等,应得到更广泛的开发和应用。”

大型养殖场往往更容易传播疫病,因此,提升管理水平尤为重要,武书庚说,“实际上,药物饲料添加剂滥用,和管理水平低是有关系的,如果管理水平跟上,养殖场的环境、卫生等各种条件都比较好,本来就不应该也不需要总是用药。问题是,一些人不愿意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提升管理水平,只好通过大量用药防止疫病的产生和传播。”

据了解,农业农村部目前正在组织团队启动《饲料替抗标准制定》工作,组织全国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的相关专家和企业参与编写《饲用抗生素替代技术指南》,“制定指南也是期望为各种动物的养殖场户提供数套可选的、可操作的饲料替抗方案”,武书庚说。

借鉴:国外是如何“禁抗”的

半个多世纪中,药物饲料添加剂从应用,到逐渐退出,经历了一个轮回。

最早使用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的欧盟,也是最早开始禁止的,武书庚介绍说,“随着抗生素类促生长剂的广泛使用,药物残留和耐药性等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为此,1976年欧盟禁止在饲料中使用四环素类和青霉素类,自1986年以来,欧盟多个国家已相继禁用所有的促生长性抗生素。其中,瑞典于1986年第一个全面禁止在畜禽饲料中使用抗生素。”

“禁抗”之后,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疫病高发、产量下滑等问题,武书庚说,“欧洲各国通过提升管理水平、开发利用非抗菌物质等方法,消极的影响被降到最低。积极的影响反而更明显,欧洲饲料中禁止添加抗菌促生长剂后,抗生素用量在瑞典、丹麦、挪威和芬兰分别减少了65%、47%、40%和27%,动物细菌抗生素耐药性的流行率也明显低于欧盟其他国家。同时,一些非抗菌物质,包括酶制剂、微生物制剂、酸化剂、寡糖、抗氧化剂等得到了更广泛的开发和应用。”

提升管理水平,开发替代产品等,都可以作为“禁抗”之后的替代方案,武书庚说,“农业农村部发布的药物饲料添加剂退出计划(征求意见稿)中显示,退出除中药外的所有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品种,对既有促生长又有防治用途的品种,修订产品质量标准,删除促生长用途,仅保留防治用途。并没有要求在动物养殖过程中全面禁止抗菌药的使用,也没有禁止兽药在商品饲料中添加使用,具有科学性和合理性。但同时,必须认识到,我国的生猪和肉鸡养殖依然是中小规模占绝大比率,猪(鸡)舍设计的合理性、环境卫生状况以及管理水平等参差不齐,需要不断完善相配套的符合中国养殖现状的技术服务体系,确保不出现新的食品安全问题或者隐患。”

关键词: 饲料 猪肉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