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新闻  

阿根廷政经危局阴云下 部分农民弃玉米改种大豆避险

来源:国际畜牧网-第一财经  2019年09月06日  点击:338

阿根廷今年末的总统选举,可能会在不小程度上影响明年国际市场上大豆和玉米的价格。

由于日益恶化的政治前景和经济动荡,阿根廷农民当前十分担忧,他们中很多放弃了种植玉米,而转向种植成本较为低廉的大豆。

这一转变可能会影响到明年国际市场上大豆和玉米的供需关系,阿根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农业及农产品出口国之一。在其出口的产品中,该国的农业及畜产量出口创汇约占年度出口总值的70~95%。

根据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发布的数据,在2018年,阿根廷玉米出口总量为2130万吨,主要销往越南、阿尔及利亚、埃及、马来西亚和沙特阿拉伯。对这五个国家的出口额占1340万吨,即出口总量的63%。

而在大豆方面,去年阿根廷96%的大豆出口目的地是中国,超过326.4万吨。

不少农民改种大豆

玉米是阿根廷传统的种植作物之一,由于近年来全球玉米价格不断上涨,其产出以及出口量在该国农业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该国玉米产量中的绝大部分都用于出口。

与巴西每年两季玉米的种植方式不同,阿根廷每年的玉米种植只有一季,从每年的9~10月份开始。通常,来年2月份-5月份时玉米收割基本全部完成。阿根廷种植户通常会选择至少三种作物的轮作,玉米、大豆、小麦或向日葵。

因为今年播种面积增加,天气条件良好,阿根廷农业部官员曾表示称,在全球玉米价格飙升的背景下,2019/20年度阿根廷玉米产量可能超过2018/19年度创下的历史最高纪录5600万吨。

不过,鉴于当前局势,阿根廷农民纷纷表示,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初选中重挫,这意味着在年底可能会有新政府上台,阿根廷经济不确定因素太多,选择放弃成本高的玉米而种植大豆是规避风险的一种方法。

当地分析师表示,玉米每公顷的生产成本约为500美元,比大豆要高出约70%。

阿根廷中部城市拉布拉耶(Laboulaye)的农民加里曼诺(Dino Garimanno)表示,他正在考虑以用便宜的作物替换玉米。“把所有的美元都埋到地里,这有点可怕,”他说。

咨询机构Agritrend的主管洛佩斯(GustavoLópez)估计,阿根廷农民可能会在本季减少玉米种植20万公顷,如此一来,玉米的种植面积将为600万公顷,而大豆则会增加到1770万公顷。

分析师表示,这一趋势可能会对阿根廷2019~2020的玉米收成产生影响,并提振大豆的产量,进而对国际市场上两种商品的价格造成影响。阿根廷是世界上第三大玉米出口国,仅次于巴西和美国,在大豆制品方面,阿根廷的出口在世界排名第一。

影响农业投资

农民们对未来政府的政策感到担忧,特别是在初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的反对派的副总统候选人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克里斯蒂娜在2007年至2015年间担任阿根廷总统,曾实施民粹主义的经济政策,当时她对阿根廷农产品的出口实施限制,并施加重税,引发了农民强烈不满。如果她再度上台,将会引发农民的担忧。

对农产品出口实施限制,是因为在阿根廷,农业并不是吸纳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农业的就业人数排在服务员和工业之后。

总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咨询公司AgriPac负责人阿德雷亚尼(Pablo Adreani)表示,“初选结果产生了不确定性,农业生产者将改变农作物的种植搭配,而倾向于种植成本更为低廉的作物。”

自初选以来,比索对美国的汇率已下挫了近20%,除此以外,债券和股市也大幅跳水。

作为回应,马克里政府实施了货币管制,以遏制货币贬值并保护日益减少的外汇储备,这进一步唤起了农民对克里斯蒂娜时期经济干涉主义的回忆。

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信息与经济研究主任卡尔泽达(Julio Calzada)表示,经济和政治动荡可能会拖累农业的投资,从而影响农作物产量和质量。

“如果局势变得复杂,施肥水平可能下降15%,”他说。因为种植成本通常以美元计价,如果比索继续贬值,意味着农民需要以更高的代价购买化肥。

关键词: 大豆 玉米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