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新闻  

这样的改变,正在为中国蛋品加分

来源:国际畜牧网  2020年05月14日  点击:27242

【国际畜牧网】在全球约48亿羽蛋鸡群中,能伸开翅膀产蛋的鸡越来越多了,一些消费者正在为能吃到不揪心的鸡蛋而庆祝,亦为这一改变加油。

对于养鸡大国的中国,蛋鸡的遭遇正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关注。从接受蛋品世界调查的一些蛋鸡养殖企业来看,有一些企业正在规划福利养殖,而多数仍处于观望之中。

福利改造意向不一,以舍内平养与立体散养居多

在初步问卷调查与回访调研的基础上,从接受调查的企业中遴选了34家企业,这些企业来自辽宁、河北、山东等14个省区,蛋鸡养殖规模从10万只以下到300万只以下不等。

结果显示,在这些规模不同的蛋鸡养殖企业中,进行福利养殖改造的企业均非常少。规模在300万只以上的3家企业与规模在10万只到50万只的8家企业中,分别有1家有福利养殖规划;而规模在50万只到100万只的5家企业与规模在10万只以下的15家企业中,有福利养殖规划的企业分别为1家、4家;规模在100万只到200万只的3家企业均在观望中。

在转向非笼养的方式选择方面,这34家企业中优先选择舍内多层散养、舍内网上栖架立体散养居多,其次是舍内平养+舍外散养,选择舍外散养、林地放养、有机养殖的较少。规模在300万只以上的3家企业分别有1家选择有机养殖、舍内多层散养、舍内网上栖架立体散养;规模在100万只到200万只的企业有2家选择舍内网上栖架立体散养;规模在10万只到50万只的的8家企业中,有3家选择舍内网上栖架立体散养;规模在10万只以下的15家企业中,5家选择舍内多层平养,3家选择舍内网上栖架立体散养。

出发而不是到达,转向非笼养的三大难点

从目前中国一些蛋鸡养殖场来看,即便在笼养方式下,现实的最大挑战是生存与退出更多由短期的盈利与亏损来决定。因此,转向非笼养或提升福利水平,能否获得预期经济效益仍是蛋鸡养殖者关注的一大核心。对此,澳大利亚散养(free-range)蛋鸡行为学博士凯特·哈契(Kate Hartcher)于2020年3月发表的对中国非笼养鸡蛋生产的调查报告进行了分析并给出了解决途径。



澳大利亚散养蛋鸡行为学博士凯特·哈契(Kate Hartcher)

哈契博士同时担任昆士兰大学荣誉研究员,她研究的一大方向是散养条件下蛋鸡群的啄羽课题,她发表的这份调查报告基于对中国的10家蛋鸡农场(2家非笼养蛋鸡场和8家笼养蛋鸡场)的参观考察、7个省区(河北、广东、贵州、江苏、山西、广西、山东)的19名蛋鸡农场主和2名业界专家的调查和咨询,并从国际非笼养(cage-free)的最佳实践需要解决的三大课题——疾病、生产与管理、种源,对中国非笼养蛋鸡养殖的实际情况、存在问题做了介绍和分析,并提出了解决途径和建议。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蛋鸡非笼养的实际情况和主要问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01、良好的产蛋率被列为最难达到的目标;一些农场报告说产蛋率很低,而产窝外蛋的比例很高,一些农场没有做定期准确的蛋鸡生产记录。

02、并不是所有的蛋鸡农场都达到了所使用的品种可能达到的最佳产蛋率,产蛋率从30%到91%不等,平均产蛋率为57%。

03、多数非笼养蛋鸡场多规模较小,散养蛋鸡场主要采用的中国地方品种鸡。中国地方蛋鸡品种的生产效率较低,低的每年只鸡产40枚蛋,最好的每年生产220枚蛋,而一些高产蛋鸡品种每年生产超过320枚蛋。

04、疾病预防与管理、实施安乐死(人道屠宰受苦的鸡只)是最难实现的两大难题;而一些生产者认为,疾病是他们最大的挑战。蛋鸡易发生多种疾病,造成利润损失。造成死亡的疾病主要有鸡支原体、鸡梭菌性肠炎、鸡传染性喉气管炎、卵黄性腹膜炎、应激,禽流感也被认为是一大威胁。

05、被调查的农场的蛋鸡死亡率从2.5%到30%不等,平均死亡率为11%。其中,一家农场报告称,6000只蛋鸡群中平均每天损失10只,损失可能是由一系列不同的原因造成的,包括疾病、蛋鸡自相残杀、被蛇或黄鼠狼扑食,有5个农场报告称,黄鼠狼是他们农场常见的捕食蛋鸡的一大劲敌。

06、中国地方品种鸡性情比较温和,不会像高产蛋鸡品种那样出现严重的啄羽问题。多数农场的蛋鸡羽毛情况看起来尚好,仅有轻微的羽毛损伤。访问的农场中,有一半没有控制啄羽的方法,只有一个农场报告了预防方法。一些农场使用照明和营养来控制严重的啄羽。仅有3个农场报告采用修剪喙的方式减少严重啄羽,而一些农场没有任何管理措施来管理严重的啄羽行为。一位生产商表示,限饲对啄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策略,但这是一个严重错误的认知。

07、在使用传统品种的农场里,由于蛋鸡争斗/自相残杀而导致的死亡是一大问题,特别是在刚进窝/进入产蛋箱的前几周内;一加规模2000万只蛋鸡的农场报告说,每天有10只到20只的蛋鸡因争斗/自相残杀而致死。

08、生物安全措施参差不齐:一些蛋鸡农场可以实现定期咨询家禽兽医,而一些农场则无法实现定期咨询家禽兽医;一些散养蛋鸡场在露天区域饲喂水和饲料,易招致野鸟觅食进而引发疾病风险;一些蛋鸡农场尚未建立完善的生物安全措施。如,没有配备生物安全服以及鞋和帽,蛋鸡场进出口也无消毒设备。

09、在实现良好的产蛋率外,被调查的蛋鸡农场主认为“用人道方法及时宰杀/处理生病或受伤的蛋鸡”是他们最难实现的,而活埋发病/病死的蛋鸡是常见的做法。许多农场报告说,或等待蛋鸡自然死亡,或放血/割喉使其窒息,或用塑料袋使其窒息,然后把它们埋入深坑,或焚烧。大多数农场没有对病重或严重受伤的蛋鸡进行科学处理。一些农场将受感染的蛋鸡隔离起来进行恢复,一些让它们自然死亡,还有一些用药物治疗它们。只有两个农场实施了安乐死,没有一个报告采用适当的福利程序。

针对以上情况和问题,哈契博士分析认为:

1、通过适当的健康管理措施,许多疾病时可以预防的;所有农场都应定期咨询当地的家禽兽医;建立并完善生物安全措施,以避免疾病的传入和传播。通过适当的管理,在非笼养系统中可以达到90%以上的产蛋率。

2、所有蛋鸡农场都有一个紧急疾病应对计划,以确保在发生传染病暴发时,蛋鸡得到人道对待。接种疫苗和健康管理计划应该到位,包括定期监测蛋鸡信号,判断是否出现病征,并记录蛋鸡的发病情况和死亡率。

3、从福利养鸡角度出发,非人道方式对待受伤、发病的蛋鸡的所有做法都不应该实施,因为它们会给蛋鸡带来巨大的痛苦。当蛋鸡出现疾病症状时,应对它们进行隔离和治疗。如果它们出现严重的症状无法治疗,应该接受安乐死(人道屠宰),以减轻它们的痛苦,并降低疾病传播的风险。

4、对兽医进行常见病诊断、疾病预防和安乐死/人道屠宰方面的培训是有益的且是很必要的。同时,蛋鸡农场工人亦应该接受人道屠宰/安乐死方法的良好培训,而家禽兽医需要对此进行监督。

5、减少产窝外蛋需要给蛋鸡群提供足够的、宜居的、具有保护作用且照明和通风合适的产蛋箱,同时要保持干净。当蛋鸡第一次开始产蛋时,窝外蛋额发生率可能高达10%-20%,但在产蛋高峰期应该减少到大约1%-5%。这需要对蛋鸡行为进行训练。

6、严重啄羽会导致蛋受伤、争斗/自相残杀,以致生产力降低和高的死亡率。严重啄羽和争斗/自相残杀是世界各地非笼养蛋鸡养殖系统面临的影响经济效益的两大的福利难题,而对此进行有效管理和控制在大规模的非笼养系统中变得尤为重要。

7、在减少严重的啄现象发生方面,降低光照强度是国际上常见的做法。同时,营养是一个很好的管理实践,被认为是一种预防方法。中国蛋鸡农场报告的其他方法包括改善营养、降低放养密度、补充维生素、清除受影响的蛋鸡,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方法。

8、修剪喙的问题:现在一些农场已不依赖修剪喙来控制蛋鸡严重啄羽,但多数蛋鸡场仍采用红外修剪喙来防止严重啄羽造成的损害。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型非笼养系统使用高产蛋鸡品种,今后在中国可能会更频繁地使用。如果是这种情况,可能需要对进行修剪喙的操作和蛋鸡喙修剪评分两方面进行培训,而孵化场亦需购置适当的设备。

9、大多数非笼养蛋鸡场购买的蛋雏鸡来自笼养系统,当它们被转移到非笼养系统后,可能会导致在产蛋期间发生异常行为,包括严重啄羽。因此,工作人员定期监测蛋鸡的羽毛、行为的变化是非常重要的,至少每天检查一次,并如实记录。

10、中国已有大型鸡蛋生产商正在试验/转向非笼养笼系统,而它们通常购买的高产蛋鸡品种。因此,预防和控制严重的啄羽、争斗/自相残杀和传染病显得尤为重要。

与许多事物一样,蛋鸡福利养殖改造升级,并不存在一蹴而就。如,欧盟国家推行福利养殖20年,非笼养比例勉强达到50%左右。哈契博士认为,蛋鸡管理是涉及多因素的高度复杂的系统,推进非笼养和福利水平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和持续研究;虽然目前中国蛋鸡生产90%采用笼养方式,但非笼养蛋鸡场数量正在增加;在未来几年,中国将会出现大规模的非笼养蛋鸡场。

关键词: 蛋品 养殖 啄羽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